逃离非洲逃脱不了逝世神 达喀尔碧血黄沙五大杀

2017-09-16 15:12 来源: 未知 阅读

字号:

达喀尔确实逃离了非洲,却始终逃不出危险。2009年南美版达喀尔甚至比在非洲时更加恐怖!

在从前的30年中,达喀尔始终都跟非洲大地严密接洽在一起——从1979年达喀尔拉力赛出生至2008年,这项全世界最艰难、范围最宏大的汽车越野赛就被打上了浓厚的非洲烙印,浩瀚的撒哈拉沙漠见证了无数壮士挑衅极限的壮观与悲情。

然而,南美版达喀尔却更加艰苦,甚至露出狰狞一面:截至当地时光14日晚,已有109辆摩托车退赛;汽车组的退赛数已达25辆;卡车组则为25辆。在参赛的542辆赛车中,退赛比例高达58%,发明了达喀尔赛同期纪录。甚至连有20次达喀尔参赛阅历、夺得过9次达喀尔汽车组冠军的卫冕冠军、西班牙车手彼德·汉塞尔都退赛了!

退赛成为南美版达喀尔风潮的起因七嘴八舌。但毫无疑难,有天灾,亦有人祸。

南美版达喀尔逃离非洲 逃脱不了逝世神

“达喀尔拉力赛为参赛者翻开了两扇门,一扇通往天堂,一扇通往地狱。”一名法国资深赛车记者曾这样描写有“死亡拉力赛”之称的达喀尔拉力赛。

2007年12月,四位前往毛里塔尼亚欢度圣诞的法国游客被3名劫匪枪杀,终极导致2008年达喀尔拉力赛在历史上首次流产。

2009年,达喀尔拉力赛由非洲转移到南美,然而组委会担忧更改到南美的赛段有“游览观光”之嫌,因而将赛道的难度晋升了“四五倍”。用车手的话说“路上不是水和泥,就是坑,倒不如非洲的赛道好走。”

暴雨、冰雹、流沙、泥潭……南美版达喀尔更加艰巨,开赛以来已有3人丧生,而且今年因为组委会的忽视导致法国车手特里丧命,更成为达喀尔的历史羞辱。

2009年南美版达喀尔赛,无疑成为争议话题。

车手们埋怨:漫天黄沙拦阻视线

达喀尔赛事并没有由于一例车手死亡案例而结束,比赛还在持续。

不过,车手们的抱怨声也还在继承,“就像在漫天黄沙中蹒跚个别,南美的赛道太缺乏变化了。实际上我悼念非洲偶然能看到的雪景,我们从冬天一路南下感触各种天然带和景致的变更。当初我感到倒像是在跑WRC(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),在南美的达喀尔上最保险的做法就是随着跑,一冒险就可能撞车。”三菱车手阿尔方原来是夺冠大热点,但这位2006年汽车组冠军法国人在第6赛段的特别赛段的第12公里处,因为领航员吉尼斯·皮卡罗觉得不适,最终阿尔方不得不发布废弃比赛。

关于南美赛道扬沙导致视线碰壁的问题,从开赛第一天就一直被提出。事变频发也给组委会救济工作带来了压力,但对于比赛是否就此离别南美,组委会主席拉维尼称仍是保持等到1月竞赛停止后再做评估。

在阿根廷,运输飞机全体由当地空军供给,而营地和机场之间通常有多少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的间隔。在舒服和便利水平上,军用飞机显然和民用飞机比拟有着很大差距,只是作为探险的一局部,没有人为此抱怨什么。

不外,让人无法懂得的是,就连上网和通信等基础请求都无奈保障。1月4日和5日记者们乘坐大巴赶到营地的时候,帐篷刚支起来,营地还不树立,消息核心当然也就无从谈起。当地官员微笑着告知众多记者:“请在草地上随意的休息一下吧!”闻听此言,急于写稿传输图片的记者们欲哭无泪。

车手要按时赶到终点,作为记者则要准点发稿。“咱们不是来休息的,我们是来工作的啊!”《队报》记者阿努克抗议道。专门聘任的西语新闻官布兰卡负疚地摊一摊手,她也没有措施!

<<上一页 1 2 3 ... 5 6 下一页>>

特别推荐

延伸阅读

  • 社会
  • 娱乐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  • 省内
  • 本地
友情链接